女童保护的先锋人物

凤凰网孙雪梅

2018-09-07 11:00

打印 放大 缩小

微博发起公益号召 记者同行积极响应

2013年夏天,海南万宁某校长带小学生开房事件以后,媒体接连在二十天内曝光八起性侵女童的案例。做记者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一些社会责任感。孙雪梅很自然想到了多年前老家曾经发生过的类似案例。那些受到伤害的留守儿童,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每一次看到这种事情,我们这些记者在微信群、QQ群都会表达愤怒、悲伤、无助。作为记者,我们是否可以为孩子们做些什么?”当孙雪梅在朋友圈发出号召以后,短短时间内就引来20多位朋友的回复。

2013年6月1日,“女童保护”项目在邓飞等公益人士及全国各地100位女记者的支持下诞生了,以“普及、提高儿童防范意识”为宗旨,致力于保护儿童,远离性侵害。

孙雪梅从小生长在贵州山区,家里兄弟姐妹五个。家庭条件并不富裕,但是父母省吃俭用,五个孩子都读了大学。别看孙雪梅一头长发,性格大大咧咧的就像男孩子,喜欢热闹,爱交朋友,有着山里孩子的豪爽和直率。

项目成立之初,其实并没有什么宏大目标。朋友们集思广益,最后确定以发放手册、授课的形式来宣传防性侵常识。白天照常采访、写稿,完成单位的工作后,晚上回到家孙雪梅等女记者开始筹备“女童保护”的相关工作,采访路上和写稿空隙,用手机处理事务。工作到晚上12点以后是常态。“即使休息也不踏实,手机一直放在身边。”而陪伴她的还有全国各地的核心志愿者。

在孙雪梅的带领下,由20多名女记者组成的项目核心团队,广泛搜集国内外儿童防性侵教育经验、寻找专家提供教育素材、整理教案初稿、征询专家修订意见、组织试讲;一套耗时半年多、历经40余次修订的小学版“儿童防性侵教案”最终成型。

女童保护成立一年多以来,已经在全国20省份开展过公益讲座,“防性侵”手册发放超过12万份,志愿者培训千人,直接受益的学生超过十万人。

怀孕依旧坚持讲课 教会孩子自我保护

作为最早的一批讲师,孙雪梅的很多授课经验都体现在教案里。

2013年9月,第一次去云南上课的时候,有一个小女孩子忽然就哭了,难道她遭遇了性侵害?孙雪梅心头一紧。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思念爸爸妈妈了,即使自己遇到状况,也不能跟他们随时讲。孙雪梅当下决定,教案需要修改并提醒讲师,在留守儿童多的地方,授课时告诉孩子,遇到问题要及时告诉家人,比如爷爷奶奶、外公外婆,或者是你信任的其他人,不要再反复的强调爸爸妈妈。

那年冬天,孙雪梅怀孕了,妊娠反应非常强烈,晚上经常睡不好觉,但女童保护的工作却堆积如山。作为项目的负责人,几乎所有涉及项目发展的活动都需要她的参与。别人怀孕时的骄矜与慵懒在雪梅这里,都变成了时不我待。她希望在宝贝出世之前,将所有的准备工作都做完。在怀孕的前4个月里,本应增长体重的雪梅,反而瘦了十多斤。

怀孕7个多月时,她还在昌平金榜园打工子弟学校上防性侵课。雪梅还在微博上说,因不能及时回复“女童保护”项目有关事宜而感到抱歉。而不到24小时,孙雪梅的宝贝出生了,是个女孩。

“我觉得这真的是上天给予的一种缘分,做了母亲以后,心情更不一样了。让我更加坚定把这个项目推进下去。现在正是休产假期间,我基本上等于女童保护的全职了,家人支持我做公益,同时也特别希望我能多留一点时间给孩子。”

当网上关于女童保护的报道铺天盖地而来,有人曾质疑过这些女记者掌握着话语权,最会作秀。孙雪梅说:“一年以来,团队共同经历了很多,我不反对作秀,但是秀的一定是真实的,我们已经做了的事情,我们不怕去传播,但是不要去传播虚假的东西,为了炒作而去作秀。”

28岁的孙雪梅说:“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记者,从来没有觉得做公益有多高尚。我只是想尽力多做一些事儿,为我的、也为你的孩子。” 

责任编辑:伏梦滢(QV0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