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东方

2018-09-10 15:53

打印 放大 缩小

图片39

姓名:李东方

简要事迹:四十几年如一日,坚守在文物保护第一线。1984年,无私奉献散尽家财从北京远赴敦煌二十余载,把最美好的青春献给了敦煌,默默守护拯救了15幅最珍贵最有代表性的敦煌壁画特窟精品,又历时多年再现国宝《明解增和千家诗》、《三希帖》、《五马图》等珍贵文物。她坚守匠人那份清寂的执着,精雕细琢、精益求精的态度,以保护书画文物为己任。始终践行自己的理念“多一些保护,少一些破坏,为后人留一些民族瑰宝”。“四十年做一件事,为国家,为后人”坚守匠人精益求精的态度,李东方用这份执着守护敦煌壁画、国宝文物。

详细事迹:

李东方,女,1956年3月出生,国家高级工艺美术师、博物院文物保护复制专家、世界级非遗珂罗版技术传承人创新者、客座教授、残疾人艺术团名誉团长“爱心妈妈”、东方宝笈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总经理兼总工。

李东方,一九七四年进入国家文物局至今从事珂罗版临制文物工作。独创发明了珂罗版壁画临制技术。大量的国家文物及国家领导人的题词和大量近现代国画大师的书画作品等。主要临制的作品有:两岸故宫镇院之宝《三希帖》、《明解增和千家诗》王希孟《千里江山》、杨徽《二骏图》、欧阳洵《梦奠帖》。四十多年来不懈的努力,不断完善工艺技巧,临制的书画、壁画作品难以统计。

1983年的一天,人民日报报道了一条新闻,日本二玄社的平山郁夫参观完敦煌深有感触,希望用日本的方法帮助中国复制壁画。当时,还在国家文物局工作的李东方只是22岁的女孩子,她和她的同事看到这条新闻后,愤愤地说,“我们也是做文物复制工作,他们能做,我们也能做。”就在大伙的一时兴起之下,由李东方执笔,为敦煌研究院的院长段文杰写了一封申请信。当时,他们并没有想到这封信到底有多大的影响,李东方也没想到一纸书信竟与敦煌结下了一生的不解之缘。数月之后,一封来自甘肃的信送到了李东方手中,段文杰在回信中写道你们来吧,我支持你们的革命行动。拿到这封信的李东方有些不知所措,而那些起哄的同事得知消息后都害怕了,躲了起来。无助的李东方在当时国家文物局局长的鼓励下,决定和自己的师傅一起前往敦煌。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1984年7月30日,我们坐了三天三夜的火车,到了敦煌已是夜晚,茫茫的大戈壁被大锅盖似的黑夜笼罩着,满天的星星照着我。”对于这位来自北京的女孩子,荒凉的大漠、苦涩的井水,连洗澡都是一种奢侈的生活条件,不断挑战着李东方的极限。这次李东方的任务是以莫高窟112窟的反弹琵琶作为试制,“那个年代,由于制版照相机底片的局限,我们只能复制反弹琵琶的一小部分。在洞窟的两个月里,我们多次拍摄、修版。然后再回到北京涂色标,还原到纸张上,最后再到敦煌对照原稿。这样反反复复,半年的时间,一张112窟的反弹琵琶的珂罗版复制品大功告成。当专家们拿到复制的壁画与原作对比时,他们兴奋地跳跃起来!他们说这是迄今为止珂罗版复制敦煌壁画最逼真、最忠实原作的了!”讲到这里,李东方眼中泛起泪光,她说这个画面仿佛还发生在昨天,挥之不去。

1984年应敦煌文物研究所段文杰所长之邀,为敦煌莫高窟一百一十二窟壁画局部原大进行复制,并由国家文物局呈送到中央文物扩大会议上,为此中央责成国家文物局作为技术性试验项目在敦煌研究院建立珂罗版工作室,开启了用珂罗版工艺间接保护莫高窟壁画的历史:

至2008年,对敦煌莫高窟的九个特别精选的洞窟(三窟、二百四十九窟、五十七窟、四十五窟、二百二十窟、二百一十七窟、一百一十二窟、二百八十五窟、三百二十一窟)及藏经洞被盗文物、段文杰临摹作品)壁画局部进行了精心复制。该复制的敦煌壁画得到了国家文物局与敦煌研究院专家的一致赞誉,作为文物资料永久留存,为后人留下了珍贵的书画艺术财富。

30年前,22岁的李东方为了挽救风吹日晒、人为破坏而逐渐剥落的敦煌壁画,历时20多年,将敦煌莫高窟中的经典之作,采用珂罗版的复制方式复制下来,而且复制的壁画几乎接近原作。现在,这些作品静静的挂在李东方亲手创立的东方宝笈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宝笈”)的展示厅里。能在大漠生活20多年,想必“他”应该是一位表情严肃、少言寡语的男士。但是,当我来到东方宝笈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李东方竟是一位如此和蔼可亲的女士。她个子不高,虽然岁月在她的脸上留下痕迹,但她面容舒展,眉眼间总是挂着微笑,这让我们的交谈很舒心。

李东方首先带我参观各展厅,东方宝笈虽然是印刷企业,其布置却不似其他印刷厂,这里的每个角落都散发着高雅的艺术气息,展厅的墙壁上挂着珂罗版复制的名人字画或是文物。从桃木色的楼梯走到二层,来到一间展厅前,李东方意味深长地对我说:“这里陈列的画作就是我这20多年的心血。”打开昏黄的灯,展现在眼前的一切仿佛让我穿越到满壁风动、天衣飞扬的敦煌。墙壁上的15幅壁画,在壁纸的映衬下,彩衣飞舞的菩萨就好似在自己的面前。正前方是敦煌壁画中是最具代表性的千手千眼观音,一千只手上托着一千只眼睛,造型极其复杂,给人一种庄重感。望着这一幅幅壁画,李东方有说不尽的故事。

责任编辑:王星星(QV0009)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