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台街道落坡岭社区“望闻问切”服务队

“望、闻、问、切”解民忧

2018-09-12 16:03

打印 放大 缩小

党员上门看望刚出院的老党员

大台街道落坡岭社区“望闻问切”服务队

简要事迹:

永定河水库边是落坡岭社区。虽然深处深山,但这里地理位置十分优越。小区前有一座罩山,后有一座靠山,左侧有河道,右侧有大路,有人说,这符合堪舆学上“前朱雀、后玄武、左青龙、右白虎”的说法,是块风水宝地。这里是原北京第二轴承厂家属区,居民大多是轴承厂退休职工,多年过去,社区老龄化问题逐渐凸显,给社区管理提出了难题。

老龄化社区如何管理?落坡岭社区居委会提出了独特的“望、闻、问、切”工作法,依托党员志愿服务队伍,组建了望闻问切服务队。

望:将所有老人纳入视野。闻:倾听老人诉求。问:开展老年心理辅导。切:“螺丝钉”拧到“螺丝帽”里。

主要事迹:

望:将所有老人纳入视野“我经常看《法制进行时》,里面常有报道,某老人病故家中22天没人知道,或者故去半年没人知道,一看见这样的新闻我心里就特难受。”社区主任孟二梅说。据不完全统计,落坡岭社区的351户居民中,60岁以上的老人有248人,其中不少是孤寡或空巢老人。为了对老年人加强看护,落坡岭社区创新了管理方式,引进了人盯人战术,将社区居民组织成了一个相互照看的网络。“只要一天没见人,就要向居委会汇报。”孟二梅说。齐淑兰、杨德珍老两口是社区老居民,“人盯人”管理开始后

志愿者赵国强与他们结成了对子。杨德珍患有脑血栓,生活不便,家里诸事一概由齐淑兰勉强操持,今年一月份,因为一整天没有见到老人,赵国强来到齐淑兰家中走访。进门后小赵吓了一跳,只见齐淑兰老人正蜷坐在沙发上喘粗气,脸非常红、胸口很不舒服。赵国强马上给她服用了速效救心丸,又联系大台医院叫来了救护车,忙活了一整天,老人终于成功脱险。孟二梅介绍说,落坡岭社区的看护方式分为三类,一是社区干部包片管理,二是帮扶者紧盯重点户,三是8位社区志愿者自愿参与看护工作。“人盯人”管理,每人最多看4户,最少看1户。“去年一年,我们抢救了8位老人,给他们在外工作的子女帮了大忙。”孟二梅说。

闻:倾听老人诉求年初的一天,安明才老人在自家楼下来回转悠,似乎有心事,但又不对人说,孟二梅得知后便去询问,原来,门头沟区“煤气下乡”工程的煤气罐送到落坡岭社区,安明才想扛一罐回家,但又扛不动,还不好意思麻烦别人,就一直在楼下犹豫徘徊。“不老不残,为什么老使居委会?”安明才告诉孟二梅。孟二梅回答:“您老腿脚要是摔坏了,我们心里不更难受,给儿女带来更大不便。”孟二梅安排社工薄江与安明才家结成对子,一切大活今后都由薄江对口帮扶。那天之后,安明才家的煤气罐都由薄江负责搬运上楼,有需要时,薄江还会帮安明才老两口买点菜,或倒倒垃圾。

社区陈秀兰老人一直独居,本人爱好干净,家里收拾的一尘不染,现在,由于年纪大了,老人“上不了椅子,擦不了玻璃,换不了灯绳。”一天,她将这一情况告诉了居委会干部,居委会照例安排了社工帮助她解决困难。那天起,但凡有什么事,社区工作者随时听候老人调遣。

问:开展老年心理辅导

“现在很多老人,吃喝不愁,但就是不高兴,这主要是因为心理需求得不到满足。北京电视台《第三调解室》经常有父母将儿女告上法庭的事,不是因为儿女不给钱,是因为儿女去探望。”孟二梅说。 为此,落坡岭社区引进了老年心理调适讲座,经常请区里的老师给老年人提供心理辅导。  “ 每次大概能有60多位老人参加,5个或10个人围成一圈,拉着手搞活动,心理调适师还与老人一对一交流,有针对性的给老人解决心理问题。”孟二梅说。社区有很多独身老人,儿女又不都不在身边,独自生活,一直郁郁寡欢,“可能是觉得吃药没人递水,吃饭没人聊天,心里孤独。”孟二梅说。

孟二梅安排这些老人和心理调适师建立了联系,调适师根据老人的具体情况,鼓励一些老人再找一个老伴,彼此相扶安度晚年。其中有几个老人做过尝试,虽然没有成功,不过,经过了这一过程,多数老人的心理郁结得到了疏导,人也比以前开朗健谈了,这些活动无论是对老人还是儿女都是“良药“。

切:“螺丝钉”拧到“螺丝帽”里孟二梅说,“人盯人”管理要注意对象选择,两方关系得契合,最好“急性子”和“痛快人”结对子,“慢性子”和“犟脾气”结对子,这样才能保证“螺丝钉”拧到“螺丝帽”里。另外,最好让离得近的人相互照看,比如,每楼安排一个志愿者,出来进去工作方便,结对子如果能对门照顾对门更好,能省去很多麻烦。热心人李景芝和赵金利就是对门,两人结成了对子,出门进门,常常碰面,如果哪天没见到人,登门走访也方便。平时下楼买饭,李景芝常给对门捎回来,出门倒垃圾,也一并把对门的垃圾捎下去,都是举手之劳的事。

为了对工作形成监督,落坡岭社区还建立了帮扶工作回访制度,社区干部每月要到帮扶对象家中回访,请帮扶对象对帮扶工作打分,并征求意见建议,并将之作为党员评比的重要指标。“达标的年终要表彰,未达标的年终要批评。”孟二梅说。

责任编辑:陈玲玲(QV00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