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汽车试驾协会子芽公益关爱中心

2018-09-12 17:04

打印 放大 缩小

北京汽车试驾协会子芽公益关爱中心

简要事迹:

子芽公益关爱中心创立于2008年,2016年团队加入北京汽车试驾协会。

八年间组织了多项公益活动:顺义鲜花港大型义演活动、云南牟定县定期捐赠项目、河北承德扶贫项目、河北幽州环保公益行项目、河北邓栅子衣物捐赠项目,北京顺义太阳村冬藏萝卜白菜等贮藏项目、太阳村定期爱心公益行项目、北京怀柔失学女生资助项目、北京儿童希望之家帮厨与陪伴项目、北京顺义春季植树项目、甘肃定兴旧衣物捐赠项目、半壁店孤残儿童陪伴项目。顺义光爱学校每月固定时间包饺子项目、大兴新秋老年公寓每月固定时间包饺子项目、汶川地震贫困生资助项目、香山环保捡垃圾项目、中华儿慈会益童成长中心关爱项目、组织义演义卖项目、河北保定涞源县孤寡老人探访项目、涞源县贫困学生每年一双鞋项目、灵丘贫困学生助学款项目等。与博友公益长期合作,全年收集旧衣物每年近三百余吨捐助给贫困山区的孤寡残疾老人。

子芽3

子芽公益关爱中心志愿者们徙步走山路看望贫困老人

子芽公益关爱中心志愿者们徙步走山路看望贫困老人

子芽公益关爱中心为贫困山区的老人们送去生活必须品

子芽公益关爱中心为贫困山区的老人们送去生活必须品

子芽公益关爱中心为山区老人修葺房屋

子芽公益关爱中心为山区老人修葺房屋

详细事迹:

子芽公益关爱中心创立于2008年,2016年团队加入北京汽车试驾协会。

八年间组织了多项公益活动:顺义鲜花港大型义演活动、云南牟定县定期捐赠项目、河北承德扶贫项目、河北幽州环保公益行项目、河北邓栅子衣物捐赠项目,北京顺义太阳村冬藏萝卜白菜等贮藏项目、太阳村定期爱心公益行项目、北京怀柔失学女生资助项目、北京儿童希望之家帮厨与陪伴项目、北京顺义春季植树项目、甘肃定兴旧衣物捐赠项目、半壁店孤残儿童陪伴项目。顺义光爱学校每月固定时间包饺子项目、大兴新秋老年公寓每月固定时间包饺子项目、汶川地震贫困生资助项目、香山环保捡垃圾项目、中华儿慈会益童成长中心关爱项目、组织义演义卖项目、河北保定涞源县孤寡老人探访项目、涞源县贫困学生每年一双鞋项目、灵丘贫困学生助学款项目等。与博友公益长期合作,全年收集旧衣物每年近三百余吨捐助给贫困山区的孤寡残疾老人。

随着越来越多的爱心人士加入,加上社会公益理念的日益发展,我们同时也在公益项目的实施中不断完善和优化,以便更有效的帮助需要帮助的人们。

从北京到涞源县城,大概200公里的路程。早上5点多大家纷纷准备、启程,在北京的东南西北面,有车的义工接上没车的义工,兵分几路前往河北涿州服务区汇合。涞源有个“爱心家园”,是外地义工与涞源当地的中间枢纽,也收留无人照看的孤寡老人和儿童。大概10点多到达“爱心家园”,规划路线、分组、物资装车,简单的吃顿午饭,然后纷纷出发,将物资送往孤寡老人的家中。进村的路,通常是狭窄的盘山道,也有崎岖的山路,或者容不下车辆、需要人徒步的小路。为了将公益落到实处,义工们走访核实、筹款、购买物资、亲自送到来人家中。于是负重爬山,也就成了义工的必修课。而路上的苦难还不止于复杂的路况,还有十几个小时的长时间驾驶对司机的考验。2015年冬天的一次送物资赶上涞源的雪天,菟丝子的车体打滑、旋转撞倒路边石头才停下,前车轮受到撞击而爆胎,庆幸人没有受伤。而这一次,另外一位司机突发中暑而呕吐眩晕,当晚留宿涞源。送物资进度快的情况下,会在当天晚上7点、8点回到北京,而大多数时候会10点左右,而碰到异常天气,或者堵车也就半夜了,我经历最晚的一次是凌晨2点到达北京。所以义工们的辛苦背后是强大的精神支撑。

你要说是究竟是什么动力使之为之,我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而我呢,每当和新的义工聊起公益,子芽的同事们都会说:“这似乎成了我的一种需要,是那些在贫困中顽强、认真生活的老人,带给我更深刻的思考,让我学习到人所能有的美好精神。与我们送去的这些东西相比,老人们给我的则更为珍贵。”是的,是他们让我们明白生活有千万种样子,世界之大,我和我的烦恼是渺小的;是他们让我开始懂得“富有”和“贫穷”本身并不值得骄傲或羞愧,值得骄傲的是那“勤劳”的精神;我感慨世事不公,生在富足之疆或贫乏之地,生的健康或残疾也都由不得选择,命运之始便各不相同;感激自己生在粮食充足的地区,感激出生时失聪的我,现在身体健康;同时,我钦佩那些在贫困、孤独之中,顽强、乐观生存的老人们,是他们教会我:人活着,要有精气神!

现在,子芽团队开始有了这个“放不下”——会惦记着那些老人的生活怎么样?是不是每天都有饭吃?会不会身体又多了新的问题?还有没有力气种那一亩三分地?卧病在床时,心里在想些什么? 2015年我们背着物资,跟随村主任马大姐去探访一位老住在涞源县南马庄乡古道村半山腰上的一位老大爷。走上山,刚好在路上遇到了正在地里干活的老大爷。他耳朵听力不好,表明来由后,老人带我们回家。他背着一包挂面的样子就这样留在了我的记忆里。转眼2016年,我再次来到古到村,来到老人家。看着他拿着农具踉踉跄跄的走在山坡上,见老了、身体没有去年好了,感到心里酸楚。他看到我们,好像被戳到了伤心处,也许是因为家里已经没什么吃的。他说:“这一年,就吃你们(送的吃的)了…… 不顶用了……” 马主任安慰道:“该吃吃!”我们也笑着附和:“对!该吃吃!”好像这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也是老人需要的。活着,得有饭吃;有饭吃,才能活着。虽然我曾在亲人的病床前默念“生未必乐,死未必苦”以宽慰自己。但毕竟人是求生的,即使在困苦凋零的日子里,我们想让他们活着。可又有几份没有送出的食物,因为在这几个月里,又有几位老人离开了我们。

还有一位聋哑老人,通过用手“比划”来交流,然而又很爱笑,很想和我们交流。虽然发出的只是不同长短的“啊”,我们也努力理解着,回应着。在离开时,我们给老人拍了这张照片。他看着自己的照片,笑出声来,又抬头看看我们,再对着照片摸摸自己的眼睛,摸摸自己的脸,好像在印证“原来我长这样啊”。然后依依不舍的道别了,可当我们下山时,发现他又站在路口等我们。每一次离开时看到老人们不知如何表达的手足无措的样子,和眼里流露的光芒,我们都频频回首道别,我们想记住那真诚的脸和纯净的眼,也想让他知道,我们已经读懂了那些他没能说出的话,希望不要为我们的匆匆离去而不能释怀。

在这山里,有太多的孤寡老人,也有太多的心酸和无奈。同时,也是这山里,有着最朴素的精神和坚毅的性格。希望有更多的朋友参与公益,身体力行,发现老人们的切身需要,并更好的给予帮助。公益的路还很长,我们才刚刚开始,需要在实践的过程中积累经验,逐渐完善。我相信,当我们做的更多,当更多的人做,我们的目光会更加清澈,我们的社会也会因此更加欣欣向荣!

责任编辑:汪鑫(QD0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