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改革开放40年

北京糖尿病防治协会 吴红鹰

2018-09-18 14:16

打印 放大 缩小

1978年我从北京142中学现在的东城区宏志中学高中毕业,在这一年,是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胜利召开并做出了重大决策,中国开始了改革开放的伟大历史征程,中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这一年开始,我国的经济飞速发展,我见证了中国的变化,也身体会到家庭中的衣、食、住、行和教教育、医疗的变化 。

1978年底我高中毕业,备考解放军艺术学院,落榜,我父亲是航空工业部的技术员,每年365天,父亲300天都在出差不在家,我家四个子女,我上有姐姐,下有妺妹弟弟,姐姐在顺义插队,弟、妹还在上学,母亲在一个街道的小早点铺卖早点,父亲工资88元,还要给上大学的叔叔25元,父亲、母亲家在辽宁省的一个小村子里,每个月都要往家中寄钱,母亲那时每个月42元,家中经济非常困难,每个月不到月底,母亲都要出去找邻居借钱买桹食。我高中毕业后,在当时那个年代工作不太好找,我就来到母亲工作的早点铺打工,每月33元工资补贴家用。

1980年我考试来到曙光电机厂幼儿园任保育员,1981年单位保送到朝阳幼师学习,毕业后回园任教师一直到1996年幼儿园解体,我被分配到工厂的三车间当了一名装配工,组装汽车发电机,刚下到车间,机器轰鸣,满地的铁疙瘩,两眼一抹黑,师傅带我们走了一圈就说,你们自己看,能干吗?不能干就走,我这一个萝卜一个坑,和我一起来的共五个人,有四个当时提出干不了走了,师傅问我你怎么不走,我告诉他,你认真教,我保证完成任务。

汽车发电机组装是流水线作业,每个人一个工位,如果业务不熟练,活就都堆在你那,前边没活,后面走不了,我的师傅姓何,也是我入党介绍人,每天一上班就手把手交给我技术要点,下班有时晚走帮我把今天工作完成才走,两周后我能独立完成任务,受到厂里的表扬。2004年工厂不景气,要求党员带头买断工龄,自谋职业,我下岗回归社会,我当过售货员,也卖过保险。2012年街道换届选举,我来到社区居委会任计生主任,2015年任居委会纪委书记,2018年3月辞职来到北京糖尿病防治协会工作。

弹指一挥40年,我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的变化,从前家里可以说吃不好,穿不好,现在改革开放40年,我们家现在吃的好,穿的好,每年都和儿子与儿媳出去旅游,看看祖国的大好风光,在也不会为吃穿发愁,正如习主席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说,走自己的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推动经济实力.科技实力,国防实力,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而奋进,安居才能乐业,我作为40年改革开放的受益人,居安当思归来源,喝水不忘挖井人。

回顾40年的历程,波澜壮阔,激情澎湃,展望未来,扎实工作,为糖尿病人服务,建立建全制度,为糖协党支部更上一个台阶而努力。

责任编辑:王星星(QV0009)